0371-6777 2727

《元史·列传五十七》申屠致远传 翻译

更新时间:2019-09-0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申屠致远,字大用,其先汴人。【申屠致远,字大用,他的祖先是汴人】金末从其父义徙居东平之寿张。【全家随他的父亲申屠义迁居东平的寿张】致远肄业府学,与李谦、孟祺等齐名。【致远在府学学习,和李谦、孟祺等齐名】世祖南征,驻兵小濮,【世祖南征,驻军小濮】荆湖经略使乞寔力台荐为经略司知事,【荆湖经略使乞寔力台荐推荐他做经略司知事】军中机务,多所谟画。【军中重要事务,多由他谋划】宋平,焦友直、杨居宽宣慰两浙,举为都事,【宋朝被灭,焦友直、杨居宽任两浙宣慰使,推荐他做都事】首言:“宋图籍宜上之朝;【他首先建议:“宋朝图书应上缴朝廷】江南学田,当仍以赡学。”【江南学田,应仍旧用来供应学校】行省从之。【行省听从他的意见】转临安府安抚司经历。临安改为杭州,迁总管府推官。【改任临安府安抚司经历。临安改为杭州,升任总管府推官】宋驸马杨镇从子玠节,家富于赀,【宋朝驸马杨镇的侄子杨玠节,家中很有钱】守藏吏姚溶窃其银,惧事觉,【看守钱财的小吏姚溶偷了他的银子,怕事情被发觉】诬玠节阴与宋广、益二王通,【诬陷杨玠节暗中和宋朝的广、益二王勾结】有司榜笞,诬服,狱具。【官吏拷打,杨玠节无辜服罪,案子已定】致远谳之,得其情,溶服辜,【致远审议此案,得知实情,姚溶服罪】玠节以贿为谢,致远怒绝之。【杨玠节拿财物作酬谢,致远生气地拒绝了他】杭人金渊者,欲冒籍为儒,【杭州有个叫金渊的人,想冒名作儒生】儒学教授彭宏不从,【儒学教授彭宏不同意】渊诬宏作诗有异志,揭书于市,逻者以上。【金渊诬陷彭宏作诗有异心,写好贴在集市上,巡逻的拿来呈上】致远察其情,执渊穷诘,罪之。【致远察知其中实情,拘捕金渊极力审问,叛了他的罪】属县械反者十七人,讯之,【属县逮捕谋反的十七俱,致远审问他们】盖因寇作,以兵自卫,【原是因强盗兴起,拿兵器自卫】实非反者,皆得释。【实际不是谋反,都获释放】西僧杨琏真加,作浮图于宋故宫,【西域僧人杨琏真加,在原先宋朝的皇宫建塔】欲取高宗所书《九经》石刻以筑基,致远力拒之,乃止。【要拿高宗所写《九以》石刻来筑基致远极力拒绝他,才作罢】改寿昌府判官。【改任寿昌府判官】时寇盗窃发,加之造征日本战船,【当盗贼暗中兴起,加上建造攻打日本的战船】远近骚然,致远设施有方,众赖以安。【远近骚动,致远得当,百姓赖以安定下来】

  二十年,拜江南行台监察御史。【至元二十年,拜任江南行台监察御史】江淮行省宣使郄显、李兼诉平章忙兀台不法,有诏勿问。【江淮行省宣使郄显、李兼告平章忙兀台不守法,皇上下诏不必追问】仍以显等付忙兀台鞫之,【并把郄显等人交给忙兀台审讯】系于狱,必抵以死。【忙兀台把他们关在狱中,必欲置之死地】致远虑囚浙西,知其冤状,将纵之,【致远在浙西审察记录囚犯的罪状,知道他们的冤情,要放了他们】忙兀台胁之以势,致远不为动,【忙兀台以权势逼迫他,致远不为所动】亲脱显等械,使从军自赎。【亲自解开郄显等人的囚具,让他们充军赎罪】桑哥当国,治书侍御史陈天祥使至湖广,【桑哥把持国政,治书侍御吏陈天祥被派到湖广】劾平章要束木,桑哥摘其疏中语,【弹劾平章要束木,桑哥摘录他奏疏中的话】诬以不道,奏遣使往讯之,天祥就逮。【诬陷他大逆不道,奏请派使者前往审讯他,陈天祥被捕】时行台遣御史按部湖广,咸惮之,莫敢往,致远慨然请行。【当时行台派御吏到湖广巡查属部,大家都怕桑哥,没有人敢去,致远激动地请求前往】比至,累章极论之。【等到了后,屡次上奏章极力争论】桑哥方促定天祥罪,会致远章上,桑哥气沮。【桑哥正催促定陈天祥的罪,适逢致远的奏章呈上,桑哥气焰受阻】江西行省平章马合谋于商税外横加征取,【江西行省平章马合谋在商税外横加征敛】忽辛籍乡民为匠户,【忽辛把乡民登记成工匠】转运使卢世荣榷茶牟利,致远并劾之。【转运使卢世荣征收茶税牟取暴利,致远一并弹劾他们】又言占城、日本不可涉海远征,徒费中国;【他又说占城、日本不能跨海远征,白白消耗中国人力物力】铨选限以南北,优苦不均,【选拔人才以南北为限,苦乐不均】宜考其殿最,量地远近,定为立制,【应考核他们的优劣,考虑地区的远近,定为制度】则铨衡平而吏弊革。【这样选拔公平而且官场弊端也革除了】他如罢香莎米,弛竹课禁,设司狱官医学职员,皆致远发之。【其他如罢香莎米,放松竹课禁令,设司狱官医学职员,都是致远倡议的】

  二十八年,丁父忧,【至元二十八年,为父亲服丧】起复江南行台都事,以终制辞。【起用为江南行台都亭,他以服丧三年推辞】大德二年,佥淮西江北道肃政廉访司事,行部至和州,得疾卒。【大德二年,任淮西江北道肃政廉访司佥事,巡视到和州,得病去世】

  展开全部申屠致远,字大用,其先汴人。【申屠致远,字大用,他的祖先是汴人】金末从其父义徙居东平之寿张。【全家随他的父亲申屠义迁居东平的寿张】致远肄业府学,与李谦、孟祺等齐名。【致远在府学学习,和李谦、孟祺等齐名】世祖南征,驻兵小濮,【世祖南征,驻军小濮】荆湖经略使乞寔力台荐为经略司知事,【荆湖经略使乞寔力台荐推荐他做经略司知事】军中机务,多所谟画。【军中重要事务,多由他谋划】宋平,焦友直、杨居宽宣慰两浙,举为都事,【宋朝被灭,焦友直、杨居宽任两浙宣慰使,推荐他做都事】首言:“宋图籍宜上之朝;【他首先建议:“宋朝图书应上缴朝廷】江南学田,当仍以赡学。”【江南学田,应仍旧用来供应学校】行省从之。【行省听从他的意见】转临安府安抚司经历。临安改为杭州,迁总管府推官。【改任临安府安抚司经历。临安改为杭州,升任总管府推官】宋驸马杨镇从子玠节,家富于赀,【宋朝驸马杨镇的侄子杨玠节,家中很有钱】守藏吏姚溶窃其银,惧事觉,【看守钱财的小吏姚溶偷了他的银子,怕事情被发觉】诬玠节阴与宋广、益二王通,【诬陷杨玠节暗中和宋朝的广、益二王勾结】有司榜笞,诬服,狱具。【官吏拷打,杨玠节无辜服罪,案子已定】致远谳之,得其情,溶服辜,【致远审议此案,得知实情,姚溶服罪】玠节以贿为谢,致远怒绝之。【杨玠节拿财物作酬谢,致远生气地拒绝了他】杭人金渊者,欲冒籍为儒,【杭州有个叫金渊的人,想冒名作儒生】儒学教授彭宏不从,【儒学教授彭宏不同意】渊诬宏作诗有异志,揭书于市,逻者以上。【金渊诬陷彭宏作诗有异心,写好贴在集市上,巡逻的拿来呈上】致远察其情,执渊穷诘,罪之。【致远察知其中实情,拘捕金渊极力审问,叛了他的罪】属县械反者十七人,讯之,【属县逮捕谋反的十七俱,致远审问他们】盖因寇作,以兵自卫,【原是因强盗兴起,拿兵器自卫】实非反者,皆得释。【实际不是谋反,都获释放】西僧杨琏真加,作浮图于宋故宫,【西域僧人杨琏真加,在原先宋朝的皇宫建塔】欲取高宗所书《九经》石刻以筑基,致远力拒之,乃止。【要拿高宗所写《九以》石刻来筑基致远极力拒绝他,才作罢】改寿昌府判官。【改任寿昌府判官】时寇盗窃发,加之造征日本战船,【当盗贼暗中兴起,加上建造攻打日本的战船】远近骚然,致远设施有方,众赖以安。【远近骚动,致远得当,百姓赖以安定下来】

  二十年,拜江南行台监察御史。【至元二十年,拜任江南行台监察御史】江淮行省宣使郄显、李兼诉平章忙兀台不法,有诏勿问。【江淮行省宣使郄显、李兼告平章忙兀台不守法,皇上下诏不必追问】仍以显等付忙兀台鞫之,【并把郄显等人交给忙兀台审讯】系于狱,必抵以死。【忙兀台把他们关在狱中,必欲置之死地】致远虑囚浙西,知其冤状,将纵之,【致远在浙西审察记录囚犯的罪状,知道他们的冤情,要放了他们】忙兀台胁之以势,致远不为动,【忙兀台以权势逼迫他,致远不为所动】亲脱显等械,使从军自赎。【亲自解开郄显等人的囚具,让他们充军赎罪】桑哥当国,治书侍御史陈天祥使至湖广,【桑哥把持国政,治书侍御吏陈天祥被派到湖广】劾平章要束木,桑哥摘其疏中语,【弹劾平章要束木,桑哥摘录他奏疏中的话】诬以不道,奏遣使往讯之,天祥就逮。【诬陷他大逆不道,奏请派使者前往审讯他,陈天祥被捕】时行台遣御史按部湖广,咸惮之,莫敢往,致远慨然请行。【当时行台派御吏到湖广巡查属部,大家都怕桑哥,没有人敢去,致远激动地请求前往】比至,累章极论之。【等到了后,屡次上奏章极力争论】桑哥方促定天祥罪,会致远章上,桑哥气沮。【桑哥正催促定陈天祥的罪,适逢致远的奏章呈上,桑哥气焰受阻】江西行省平章马合谋于商税外横加征取,【江西行省平章马合谋在商税外横加征敛】忽辛籍乡民为匠户,【忽辛把乡民登记成工匠】转运使卢世荣榷茶牟利,致远并劾之。【转运使卢世荣征收茶税牟取暴利,致远一并弹劾他们】又言占城、日本不可涉海远征,徒费中国;【他又说占城、日本不能跨海远征,白白消耗中国人力物力】铨选限以南北,优苦不均,【选拔人才以南北为限,苦乐不均】宜考其殿最,量地远近,定为立制,【应考核他们的优劣,考虑地区的远近,定为制度】则铨衡平而吏弊革。【这样选拔公平而且官场弊端也革除了】他如罢香莎米,弛竹课禁,设司狱官医学职员,皆致远发之。【其他如罢香莎米,放松竹课禁令,设司狱官医学职员,都是致远倡议的】

  二十八年,丁父忧,【至元二十八年,为父亲服丧】起复江南行台都事,以终制辞。【起用为江南行台都亭,他以服丧三年推辞】大德二年,佥淮西江北道肃政廉访司事,行部至和州,得疾卒。【大德二年,任淮西江北道肃政廉访司佥事,巡视到和州,得病去世】

  展开全部申屠致远,字大用,他的祖先是汴梁人。金朝末年跟随他的父亲申屠义迁居东平的寿张。致远在府学进修学业,和李谦、孟祺等人齐名。世祖南征,申屠致远被推荐担任经略司知事,军中的机要事务,大多由他谋划。军队返回,到达随州,所俘获的男女,申屠致远全部释放了他们。至元十年,御史台征召他担任掾吏,申屠致远没有赴任。

  南宋被平定后,焦友直、杨居宽任两浙宣慰使,推荐他做都事,申屠致远首先建议:“宋朝的图书文集应上缴朝廷;江南的学田,应仍旧用来供应学校。”行省听从了他的建议。临安改为杭州,申屠致远升任总管府推官。宋朝驸马杨镇的侄子杨玠节,家中很有钱。看守钱财的小吏姚溶偷了他的银子,怕事情被发觉,就诬陷杨玠节暗中和宋朝的广、益二王勾结,官吏拷打,杨玠节无辜服罪,案子已定。申屠致远审议此案,得知实情,姚溶服罪,杨玠节拿财物作酬谢,致远生气地拒绝了他。杭州有个叫金渊的人,想假冒籍贯作儒生,儒学教授彭宏不同意,金渊诬陷彭宏作诗有叛离之心。申屠致远察知其中实情,拘捕金渊极力审问,叛了他的罪。属县中逮捕了十七个谋反的人,致远审问他们,原来是因强盗兴起,他们拿兵器自卫,实际不是谋反,都获得了释放。改任寿昌府判官,当时敌寇盗贼暗中兴起,加上建造攻打日本的战船,远近民众骚动,申屠致远布置得法,百姓赖以安定下来。至元二十年,拜任江南行台监察御史。江淮行省宣使郄显、李兼告平章忙兀台不守法,皇上下诏不必追问,并把郄显等人交给忙兀台审讯,郄显等人被关在狱中,忙兀台必欲置之死地。申屠致远知道他们的冤情,要放了他们,忙兀台以权势逼迫他,申屠致远不为所动,亲自解开郄显等人的囚具,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j2,让他们充军赎罪。桑哥当权时,治书侍御吏陈天祥被派到湖广,弹劾平章要束木,桑哥摘录他奏疏中的话,诬陷他大逆不道,奏请派使者前往审讯他,陈天祥被捕。当时行台要派御吏到湖广巡查属部,大家都怕桑哥,没有人敢去,申屠致远慷慨激昂地请求前往。等到了后,屡次上奏章极力争论。桑哥正催促定陈天祥的罪,恰逢申屠致远的奏章呈上,桑哥气焰受阻。转运使卢世荣征收茶税牟取暴利,申屠致远弹劾他。他又说不能跨海远征日本,白白消耗国力;选拔人才以南北为限,苦乐不均,应考核他们的优劣,考虑地区的远近,定为制度,这样选拔人才就能公平而且官场弊端也革除了。申屠致远清心修持,坚守名节以侍奉权贵为耻,藏书万卷,取名墨庄。家中没有多余的财产,教育孩子如同师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