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巴西学者看大选①本次大选能弥合政党与人民之

更新时间:2019-11-20

  自1994年以来,巴西总统大选被巴西社会(PSDB)和劳工党(PT)所包办。这两大政党都崛起于圣保罗州。1995年至2002年,来自社会的社会学家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担任巴西总统。2003年至今则是劳工党执政的时代。先是工人出身的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ís Inácio Lula da Silva)连任两届总统,然后由前游击队员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接任。

  在社会公众、天主教会以及美国政府的支持下,上述三位领导人都曾经以各自的方式与1964年上台的巴西军人独裁政权展开过斗争。主导了过去二十年巴西政治的这两大政党,都是在反对军政府的中涌现出来的进步政治力量。

  通过抗击通胀,卡多佐政府为稳定巴西货币作出了贡献。但为此付出的代价是让巴西经济陷入了严峻局面。卡多佐的经济政策是建立在吸引外资基础上的,同时提高巴西政府债券的利率。卡多佐接受了“华盛顿共识”开出的药方,通过解除管制和公共企业私有化减少了国有经济的成分。在对外政策方面,卡多佐是个亲美派。他冻结了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的发展,热衷于美国发起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谈判,并差点签署了一份将巴西阿尔坎塔拉发射中心(Alcântara Launch Center)全权让渡给美国发射卫星的条约。

  卢拉上台后叫停了巴西的亲美外交,转而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扩大在南美的政治联盟,并且提升与中国和非洲的关系。然而,南方共同市场仍处于停滞状态。在内政方面,卢拉的主要成就集中在社会领域:数百万巴西人摆脱了贫困,国家的制度建设也得到了加强。

  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现总统罗塞夫的政府都没有改变前任卢拉的大政方针。不同之处在于施政的重点和方法。2008年经济危机后上台的罗塞夫自然聚焦经济议题。她强化了转移支付的社会政策,并通过其他手段来刺激经济。然而,她的政治行动落后于她的经济政策。对那些受到忽视并且没有机会与总统对话的政治盟友、商界领袖和工人们来说,罗塞夫政府的政策加剧了他们的不满。罗塞夫技术官僚的形象适用于商业经理人,她的两位前任则扮演了政治协调人的角色。罗塞夫的政策导向也影响到了巴西的对外政策。如果说在卢拉任内,巴西外交已跻身大国外交的行列,那么在罗塞夫时代,巴西外交再次沦为国内政治的附庸。尽管近年来巴西外交并未偃旗息鼓,但已经不再有声有色,而且显得捉衿见肘。相反,在卢拉时代(很大程度上是个性使然),外交被巴西人民视作国家生活的一部分。

  在巴西国内的立法争议中,反对党显然不是劳工党政府及其广大政治盟友的对手。在社会时代主宰政坛的巴西右翼政党,在劳工党执政时期的国会选举中节节败退。由于无法在体制内获得足够的反对空间,巴西媒体成为了右翼保守派政治力量的庇护所。金吊桶中特网。而巴西媒体控制在不超过五个家族的手中。这些媒体将罗塞夫政府的一起非常严重的腐败案件渲染成“世纪审判”,忽略了与人民生活更加息息相关的其他判决,比如承认同性恋婚姻以及支持对无脑儿堕胎的权利。

  最近由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UERJ)组织的一次调查表明:《圣保罗页报》(Folha de São Paulo)、《圣保罗州报》(Estado de São Paulo)、《环球报》(O Globo)等大报和环球电视台(TV Globo)等电视媒体都有党派倾向。调查显示这些巴西主流传统媒体通过选择性传播罗塞夫政府的负面新闻,打击了罗塞夫的形象。但是这一切不会发生在罗塞夫的竞争对手、社会籍参议员阿埃西奥•内维斯(Aécio Neves)身上。内维斯是米纳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前州长,该州是巴西仅次于圣保罗州的第二大选区。根据里约大学教师做的调查,从今年1月到8月,不利于罗塞夫的报纸头条和杂志封面报道多达195篇,正面报道只有15篇。另一方面,臧贬内维斯的封面报道各有15篇。

  最后,史书中关于杜甫的记载本港台现场,由于立法机关整天无所作为,对人民的诉求也无动于衷,www.504999.com,许多团体干脆诉诸司法机关。这是巴西政治日益司法化的表现。如今,巴西立法机关的额外任务是由最高法院的法官来决定的。这表明随着巴西民主的演进,权力已经出现了失衡。这一结果在2013年6月就清晰可见了。

  去年6月,为抗议圣保罗的公共交通涨价,当地民众决定发起示威游行。抗议活动很快扩散到全国,议题也更加多样化。人民要求更多和更好的交通、教育、医疗和治安。在抗议者中还有一些人主张回归过去的独裁统治。这是一场没有领导的大规模群众运动。由于抗议的内容包罗万象,当局一度不知所措。总之是一片混乱。分析家们一直在试图厘清去年6月在巴西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街头政治的压力下,那段时间效率低得骇人听闻的巴西国会在15天内通过了过去一年多都议而不决的法案。

  巴西人民已不再像一些政客相信的那样浑浑噩噩,他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今年10月份的巴西总统大选或许有望弥合政党与人民之间的鸿沟。事在人为,还是事与愿违?我们拭目以待吧。(胡勇 译)